武城灵异事件(武城加油站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23geci 暂无评论

陪护老人日记选登 2017.5.26.


【老爸讲四女寺的传说】

老爸今天高兴,清晨一边喝空腹茶一边眼望浮云状:以前那个庙有个大鼓,人一进门就响,吓得人赶紧下跪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关老爷,我来玩了。给你磕头了。”磕一下头,就偷偷抬眼瞧一下,发现眼珠子咕噜噜直转悠,吓得更虔诚磕头,那眼珠子就转得更快。

老爸那时候小,很是好奇,围着外头转,想进去看又不敢,因老爸家族是回族,不信这样的事,家长不让孩子进去,不然就砸断腿。

后来那庙扒了,众人都去看。发现一进门的木板下面是空的,都是线绳子,连着大鼓,连着每座神像的眼珠子。

老爸说,这他妈原来是有人捣鼓着骗人的。

其实,四女寺正宗的传说老爸也讲过无数次,跟现在宣传得差不多。讲的是德州武城县一个村庄住着一户人家,老父亲有四个女儿,都不愿意出嫁,要留在家里孝敬老父亲。父亲说,我在这个老槐树上浇上热水,树要是发芽,你们就都不出嫁,不发芽你们都出嫁。不料,老父亲把滚烫的水浇了树根之后,老槐树立刻发芽,比先前更旺了。不用说,四个女儿都没有出嫁,一直孝敬父亲。后人为了纪念这四个孝顺女儿,在他们家的位置修了四女寺庙,专门敬奉她们的美德。


【老妈嫌老爸把她甩了】

上午文化馆书画班老班长和赵姐夫妇来拿走两只小猫,一只小黄花,一只小黑狸。带来一幅老班长画的墨竹,上面有刘老师画的石头和鸟。我送他们一本《圣经》和《青州文学》杂志。

正和赵姐看四个小猫吃奶时,老爸先回来了。我往院子里看,没见老妈。

打电话,老妈说快到家了。

我出去大门往小区大门看,果然快到家了。

进屋就要往阳台的木头椅子上躺,我去托住她肩膀和头,让她进屋去躺下休息。

我扶她进屋躺下,给她冲上蜂蜜水 。

她把头往被摞子那边一歪说:“不喝!”

我说:“妈,你们去哪玩了?”

她又走到院子里看一边看小猫一边说:“往东去了,你爸今天也不说脚垫疼了,走得飞快,想要把我甩了,让我丢了。他坏我。拐弯时把我甩了,等我赶上去,他已经从饭店吃完饭出来了。”


老爸讲四女寺的传说

老妈在院子你看小猫和老猫 ↑

送走老班长夫妇以后,我问在院子里拿着剪子修脚的老爸。

老爸说:“我们去(车站)学校,拐弯的时候,你妈不见了。我没在饭馆吃。”

老爸讲四女寺的传说

老爸在院子里修脚 ↑

我说:“爸,你这样做不对。男的就应该照顾女的,就算一个邻居家的老太太跟你出去,过路口你也应该照护一下,何况她是你老伴。”

老爸吃面包,看一口咬一口。一句不言语。

老妈一直在絮叨:“我跟着你没享福,天天盼着你改好,你还是这么坏。我以后坚决不跟你出去玩,我自己有腿有脚,鼻子下头有嘴。”

我说:“ 妈,还得跟我爸一起啊,不然就得我跟着,要不又得像那天一样走丢了,人家打电话过来。我还没买礼物去谢人家呢。”


【我也不按正道出一回牌】

今天中午我做了一次反常的举动。

十点半就把饭做好了。

除了婆婆,老爸老妈都非正常状态,我也不正常一回。反正我什么也干不成了。

一声吆喝吃饭,婆婆说:“才十点半就吃饭。”


老爸讲四女寺的传说

5月份吃饭的照片不好找,这是3月在公园的。戴头巾的是婆婆,戴帽子的是老妈。三人同岁,留影。↑


老爸老妈也糊涂了,并不看表,一叫就来吃饭。

吃完饭还不到十一点。婆婆找地方抽烟去了。

一边走一边说:“还不到十一点,嗯,这么早。”


【老爸的失落】

老爸今天气很足,变了心肠的样子。

这大概是今早我先给老爸老妈各二百元,然后又单独给老爸二百让他零花的原因。

老爸念yāng(说话给人听):“在场部,我他妈连工资卡都没见过,都是小英拿着。”

其实小英的账管得相当清楚,就是每月给拿出两千,攒够一万就还一万,一万一万地还。其余的以及老妈的工资都给老爸。

老爸的意思是不是把工资都递给他,由他亲自分派两千给小英,余下的他拿着?

其实房钱是我们兄妹仨凑的,我们都说坚决不要了,但老爸还是必须还,让小英负责经管攒钱、打款和记账。

现在老爸这样念yāng,我体验了小英左右为难的滋味。我出嫁时就要躲避跋扈暴躁的父亲,下决心将来把受尽苦楚的母亲接到我家,他爱怎么就怎么。现在,实际状况成了这样,我还要单独对他比老妈好。

(我这是心智不成熟的表现,也是涉世未深不理解老爸的人生——2021.3.5.)

老爸经常说:“是国家救了我们这些老家伙。靠他妈儿女都白扯,是国家给我开工资。没有工资,你看看哪个孩子是那样的。”

这话让我想起一个人,她去伺候亲妹妹。妹妹总说:“我给你开工资,我叫你怎么你就怎么。”而她一句也不掰扯,默默地把神的功课做完了。

我真佩服她。换我可能尥蹶子走人。爱找谁就找谁去。

不过,老爸这种风凉话,也是够受的。

我常将自己变成两个人,自问自答。

“你所做的一切是为谁做的?”

“为神做的。”

父母刚来时我打算每月给老爸1000,老妈零碎给,丢了再给。因为一个月工资都给她,她就都放找不着了。就闹起来不散伙。

老爸说不要,他烦透了老妈总跟他要钱哭闹。哥和妹妹也劝我,需要打理他们的生活,需要开销跑腿,不用觉得不得劲,就得这么管理。

这次我背着老妈多给老爸,是不希望老爸觉得委屈。出现老爸大步流星过路口也不管老妈的情况,回来问他还不服,我就知道我做错了。虽然老爸是85岁的人,但也类似年轻人,觉得有东西了。而且他说过,自己那阵子管钱(指老妈没得病时每月给老爸二百元买菜)手里还有两个。

我特别担心老爸自己坐火车出去。他认为,只要有钱什么都好办。他从不认为自己是老人。还想试巴着骑电动车,说那还不容易,骗上腿一转电门就走了。

而老妈,哎,她基本不去购物,只有拿到钱时的满足感。而拿到之后总是放忘了。

我可怜的父亲母亲,你们天天这样你苦着我,我苦着你,何日是尽头?

我除了祈祷,没有别的出路。

老爸讲四女寺的传说

老爸劈的木头柈子,我很感动,就试着画下来了。虽然画得不好,但记下了那份场景和感动 ↑

转载请注明:爱上奇闻,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 武城灵异事件(武城加油站灵异事件)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