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葬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23geci 暂无评论

1、房梁上的断筷

这个故事是1994年的时候,我奶奶告诉我的。如果算到事情的缘起,那可能又是好多年前。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小街的老房子里。我记得那个老房子就是一个门堂,还有几间厢房。有两间房是空着的。那不是我家的,是我爷爷的叔伯兄弟所有。那这样算来,这个房子应该是我的曾祖父和他的兄弟一起建的或者是更早的上一辈人了。1994年那个房子拆迁,然后过不了多久。我奶奶告诉我,附近没有拆迁的邻居说(因为那条街只拆了东边一半,西边没有拆)拆房的时候,工人发现我们家堂屋的房梁上,放着一只还是一双被人掰断的黑色筷子(真假待考)。我的曾祖父是盖房子的一个瓦工头,家里还开着一爿石灰店。在那座老房子里。我母亲,我奶奶,我老姑奶奶(爷爷的妹妹),我大奶奶(爷爷哥哥的老婆),他们都有生第一个男孩夭折的经历。想起邻人说起的拆房子发现的断筷,不禁有些细思恐极。

2、死了也要把工作做完

我说一个我爸告诉我的事情。我爸退伍后就在我们村子里当书记(我爸今年67岁,十六岁就去当兵了 。)当时时长会去乡政府开会。有一年隔壁村里的会计得急病死了。这个会计脑子活,记性好,所以好多账目都没有写下明细。这让接替他的会计十分头疼。又一次去乡政府开会,那个村新上任的会计突然就被“鬼上身”了。据我爸说,那语气,神情,像极了那个去世的会计。最神的是他把那个死去的会计做的账目全部详详细细的报了一遍。而且在事后对账都没有一点错误。 报完账后那个新会计就瘫哪了。据说,那时候乡党委书记还夸那人说,xxx真是个好同志,就是死了也要回来把革命工作做完。

3、土枪镇邪祟

老人讲的,权且听个乐呵。原先家住涿县里的水门沟子,县城有城墙,东南西北4个城门,两条主干道把城内分成4个区,水门沟子位于北城门里,因为北门地势最低,故而叫这么个名字。这一个区(西北区)呢成分比较简单,主要是回民(很世俗化那种)和磨床厂的工人,磨床厂新来的保卫科干事分了一间房,和家里老人住一个院。干事的婆娘说每晚做噩梦,梦见睡在棺材里,老人当时警觉过来,说这个院子原先是本地大户的,后来收归公有,干事住的那间房原先闲置,大户家里往里面停了两口棺材,空棺材,估计这是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遂吩咐干事把科里的土枪拿回来,自那晚起,干事的老婆再没有做过噩梦。

另一个故事。两个回民家的小孩爬城墙上去玩,看见一条蛇,拿石头追着蛇打,晚上回家就双双发了高烧。家人们求教阿訇,阿訇表示这种事得去找“会叫事的”,东北哥们可能比较明白了,就是马家仙,跳大神的。(别问我阿訇为什么会让他们马家仙...)一个孩子的家人找到了跳大神的,折腾一通,大仙说你们家孩子打蛇了,蛇仙要你们家孩子的命,一通作法,大仙又说,两个孩子蛇仙一定要带走一个,家人一阵央求,当晚,另一家的孩子即告不治,这一家的孩子据说也落下不喜见光的病根,再后来因为作法的一些细节传出去,这一家在本地无颜生活,遂搬走。

4、整楼无男人

外公头七里,我一个人在灵堂的隔壁睡觉(早上七点外婆出去买菜了),听见客厅有人数硬币的声音,还想谁那么早数钱,后来一惊,确定家里只有我一个。后来听外婆说可能是外公,也对,他刚过世那晚半夜2点我一个人在楼梯口烧“上路钱”给他估计他收到了,自己人,俺不怕。我是上海人,我外公老房子是在福州路书城附近,整三楼无男人,全是病死的,我外公也是得糖尿病马上住院卖了房子,据说后来住得那家男主人半年内也是急病死的,怪!

5、粗麻绳

老家有个远亲年轻,30岁出头,家境不好,给别人放羊为生,有一天突然放羊回来就疯了,胡言乱语,六亲不认,看了医生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拍了ct都正常,于是迷信请了喇嘛来家里看看,说家里有不干净的东西被带回来了,最后家人查看发现,他当日带回一根很粗的麻绳准备回来栓牛羊用,喇嘛说,这是以前别人下棺用的绳子,于是烧了绳子,念了经,没过多久病就好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6、围城死鬼

西安当年围城,是军阀之间混战。围城时,西安城里死了许多人,粮食短缺,饿死的人非常多,好多人就死在街上。当时姥姥家还算商户,不至于饿死,但光景也不好。 然后姥姥就突然病倒了,症状只是昏睡,不醒,任家人怎么呼唤都没有用。昏睡了几天后,突然自己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饿饿。家人看到姥姥醒了,赶忙拿来许多吃的。没想到,姥姥饭量惊人,母亲说,当时姥姥醒一次的饭量,足有五六个大小伙子的饭量加起来那么多。(姥姥个头儿不高,人也不胖,平时吃得并不多)吃完后就接着倒头睡去,任谁唤也不醒。就这样昏昏地睡了有十几二十天吧(具体母亲年纪小也记不清楚了)。 忽然有一天就醒了,什么事也没有。姥姥对于睡了那么多天没有任何记忆,对于家人描述她吃了那么多饭,她的回答是,许多人问她要吃的,她就给! 这是一件真实的事情。围城的背景可从西安如今仍存的“革命公园”这个历史纪念公园里面的革命碑找到证据。当年城中饿死的许多人就埋在那里。

7、收人水塘

我们老家有个堰塘,堰塘背靠山窝,蓄水器最深的地方不足2米,但是每年大部分时候都没水。岸上住了4户人家,其中有一户是我二伯(我爷爷与他前妻的二儿子)。二伯是家里几个伯伯里水性最好的,水库里摸鱼都是他去。10年前,二伯50岁生日当天,早上起来去堰塘边闲逛,看见堰塘里漂着一只死鸭子,二伯就叫来我姐,说是中午吃鸭子,让她赶紧拿个盆过来,然后就自己下水了,据说,当天的水只到二伯的膝盖处,二伯捡了鸭子后,就开始往岸边走,我姐就拿着盆在岸边等着,在离岸边不足10米的地方,二伯突然像被人推了一掌的样子,一下子倒在水里……然后,岸上的人就看到了二伯一直在水里想站起来,但是就像被人按住一样就是起不来,我姐看情况不对,马上呼救,自己也下水,结果不管怎么拉,我二伯就是一直把头溺在水里,抬不起来……我二伯就是一直折腾到没有动静为止……10年过去了,前天,同样的堰塘,同样的位置,淹死了一个5岁的孩子…

8、死兆

我去长春的火车上,遇上一位中青年,也忘了怎么就聊到灵异上面了。他就给我讲了以下的事情: 他12岁左右的时候,有一天他爸爸出门上山采东西。我们这边山野菜和野生中草药十分出名,大家没事都好去山上划拉点什么。至少是一顿菜呢~! 他和妹妹和他的妈妈一起坐在院子里摘他父亲前一天采回来的野菜。下午1点多点的时候(请记得这个时间),忽然,他和他的妹妹同时看到有一个人从大门外面走了进来。他俩怎么看都是他父亲回来了。就都丢下手上的菜扑了过去。他父亲也不搭理他们,径直走进里屋。他们跟上去,却发现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他的妈妈也没看见有人进来过。 很快,他的父亲真的回来了,小孩子也就把这事情丢开了。 第二天他父亲又上山了。他们娘仨就在家继续摘菜。下午一点多,傍两点的时候,噩耗传来:他的父亲被疯了的黑熊伤了。报信的人没直接说。其实,那时候,他父亲已经没了。

后记:他后来结婚生女。女儿3岁的时候去奶奶家玩,嚎啕痛哭,拼命挣扎就是不往炕头那去。非说炕头上坐着一个人。后来抱孩子回家的路上他细问孩子,孩子形容坐在炕头的那人,正是10多年前他的父亲生前的模样~!!

9#

这个一定要说,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高三毕业那两个月很嗨,基本上都在外面玩。

有天跟朋友从KTV出来,就说反正太迟了回去也被骂就在外面住吧,有个妹子说,不想睡觉,想打麻将,我们就说找个麻将馆嘛,当时估计也是喝酒脑袋有点晕,根本没想凌晨三点哪有麻将馆,当时就在离KTV不远处看到个还亮着灯的麻将馆。

我们就进去打了,我记得超级清楚,是个有点白的男的来接待我们的,说3块钱一个小时。虽说是四年前,3块也便宜得过分。一群人啥子没想就去开了个包间。

我们6个人,4个打两个看,好像打到5点过觉得困得不行就说走了,就结账出门了。

六个人都在一个朋友家睡了。第二天我醒得最早。我一醒来发现我满手指甲里全是泥巴,当时我是长指甲。

我神经大条也没多想,就去洗澡。结果他们醒了后,就听到一个妹子尖叫说,我手怎么这么脏!你们蹭我睡着做了啥?然后我们才发现,打麻将的四个人手就像趴过泥土一样指甲里全是泥。

最可怕的是,我们打了三个小时,九块钱,给对方十块,应该补我们一块。当时补了个硬币,付钱那个男的又困又累就看都没看揣着了。我们叫他拿出来看,结果是一块土。

我们当时就吓懵了。。。后来才想起来当时进去的时候还说这家麻将馆好简陋,连空调都没得。

要知道,重庆7月份很热的,没空调基本上无法在室内呆下去。有个人提议说,要不去看看那家店?然后我们去了,结果那家KTV方圆十里一家麻将馆都没有。

这件事的后果是,我手上带了个象牙镯子,一条红绳子,取都不敢取。直到去年我爷爷过世,那个镯子莫名的裂了。

我妈说,是爷爷要去保佑我了,叫我不要怕了。这个真的是真的。我之后连续发烧了三天。

我这么相信科学的人,道士叫我喝香灰水我一点儿没犹豫果断喝。红绳也是求的。象牙镯子是在泰国求的。再打一遍这个故事想起来都全身鸡皮疙瘩......

10##

还是采风,摄影老师说的故事。N年前,大家还是用的胶卷相机。

他老人家带班级去西藏,走在荒郊野外(这种事情都发生在荒郊野外吗?),误入一处天葬台,周围还有没处理干净的骨头。

这种场景对于搞摄影的那帮神人太热血沸腾了!所有人抱着胶卷相机一通狂拍。回来的时候大家整理照片,所有人相机里关于天葬台的照片都凭空消失了!胶卷没有被剪切过,全部消失了!

欢迎评论区留言,谈谈你的看法!

转载请注明:爱上奇闻,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 天葬灵异事件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