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地中的灵异事件(工地上经常有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23geci 暂无评论

小说:工地发生离奇命案,她为了佣金上门勘风水,却发现凶手是鬼

这次的伤亡事故两死三伤,伤的三个人中还有两个重伤,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事故见了报,被媒体和家属那么一闹,集团这边想私了也不行,只好暂时停了进度,连着给工人们开了三天的安全讲座。

金文杰在前面引路,手里拿着个手电筒,走在坑坑洼洼的地上,皮鞋上沾了不少泥,这种时候来不及讲究,他边走边给姜惜言指方位:“就是前面那里了。”

房子的框架刚刚搭好,钢筋有序地搭了二十几米,外面围了层绿网,在静谧的夜幕中宛如一个沉默的绿巨人。姜惜言走近了细看,发现水泥堆外面围了一圈警戒线,地上一小撮空地还有几道暗红色的痕迹,和夜色融为一体,不那么容易被发觉。

看来,工人的坠亡点就是这里。

空无一人的建筑现场寂静无声,这边远隔市区的喧嚣,本应是个清幽的好地方,此刻却因为疑似发生了灵异事件,导致金文杰连吹过来的冷风都要打个抖再怀疑半晌,生怕身上沾上点什么。

他心里没个底,拿着手电四处乱晃,蓦然强光照到一张白色的人脸,金文杰猛地尖叫一声,同时后退两步,脚一软摔坐在地上。

被人当成鬼的韩烨稍显不满地抿了抿唇,轻拧着眉出声:“是我。”

金文杰摔倒的那一瞬间其实已经知道自己认错了,只是韩烨白日里那张清隽疏离的俊脸在光下实在是太白了点,眼里藏刀,不怒自威,他又自己吓自己,结果没站稳给摔了。不远处的姜惜言听到动静赶忙跑过来扶人:“没事吧?”说话的同时,一只手还体贴地将他西装上的灰尘拍了拍。

可算是小小地抚慰了一把金文杰颤抖的心脏。

韩烨盯着姜惜言的动作,眉头皱得更深,不知道这股莫名其妙的胸闷从何而来,于是转头长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还要看吗?”

姜惜言的意思是,想去工人遇见女人的那个地点看看。金文杰仰头望了几秒,那个地方在半空,房子的承重墙和隔板都修好了,但是要踏上去只有经过完全由钢筋来承重的窄小木板。平时工人上下有安全梯和生命绳,现在两手空空,要是姜惜言也不小心摔死了怎么办?

金文杰觉得韩烨经过自己身边的时候似乎停顿了一下,侧过头看了自己几秒。时间很短,夜色正浓,他也分不清那眼里瞬间泛起的冷冽到底是真是假,只听到韩烨如夜色般寒凉的口吻:“你在这里等。”

“行吧,那你们小心点,慢一点,我就在这下面,有什么事马上喊我就行。”金文杰搓了搓手,犹豫着要不要把手电给他们,可没了光他自己也害怕。正想着,韩烨已经拿出了手机替姜惜言照路。

两人从下面修好的建筑中进去,上了几层楼,姜惜言感叹:“有钱人别墅都是修的好几层,羡慕羡慕。”

“现在出了事,也许还会变凶宅,有钱人反而不来买房子了。”

觉察到韩烨语气里些微的调侃之意,姜惜言颇有些发现新大陆的好奇和兴奋,笑着和他说:“这可是你家的产业,卖不出去你们家就亏本了。”

韩烨举着手机的光走在姜惜言身前半步,姜惜言抬头便能看见他抬起的下颚,在微光中泛起淡淡的白玉光泽,眉眼因为看不分明也变得柔和下来。她虽然不怕阴魂恶鬼,但好像今夜有这么一个人陪在身边,她破天荒地在他身上获得了一丝连她爸都没带给过她的安全感。

挺奇妙的感觉。

韩烨念咒开了阴眼,倒方便了姜惜言,不用再点个“美人痣”。他四处看了一圈,没发现鬼影,便道:“没看见有鬼,我们上去再看看。”

上面一层便是工人口中看见女人的地方了,楼梯没修好,要上去只能走窗外的窄木板。姜惜言不知道这木板承重如何,一只脚轻轻放上,微微伸展在半空中保持平衡的右手突然触上一抹凉意。

一转头,是韩烨握住了她的手。

像是要让她放心,他淡淡道:“你放心走,我扶着你。”

姜惜言和韩烨共同踏上木板,木板两头的钢筋吱呀一声轻响,两人停顿了几秒,继续往左平移。来到窗户下方,韩烨个头更高,两手攀着窗沿灵活地跳了上去,回头把手机甩到一边,看着姜惜言:“把手给我,我拉你上来。”

姜惜言有点不好意思:“我可能比你想象中的重……”

韩烨没再说话,两手握着她的小臂,姜惜言脚上也蹭着建筑外墙借力,成功地被韩烨拉了上去。韩烨到后面已经是双手抱着她的腰将她放下,姜惜言看他胸膛上下起伏,呼吸比平时略沉了些,有些尴尬地摸了把腰上的肉,是不是该减肥了啊。

“你不胖,很轻。”

即便是客套话,她听着还是笑了笑。

韩烨补充:“是实话。”

姜惜言:“……”

【他真的没谈过恋爱吗?怎么有时候就跟女生肚子里的蛔虫似的,我想什么他都知道。】

韩烨:“……”

韩烨眼神晃了一圈,这一层似乎比下面几层都要黑,姜惜言没开阴眼也注意到了,单靠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以及她干这行的直觉。

地上因为建筑作业堆了一层厚厚的灰,他们前方的窗户面前有好几处杂乱的脚印,奇怪的是靠近窗户边,脚印变成了一道狭长的拖拽痕迹,就像是什么东西在把人拖出去一样。

姜惜言先前活泛的玩笑心思渐渐沉寂下来,她顺着印记走到窗边朝下看,几块砸烂的木板横在最底部,这里就是工人坠亡的那个窗户了。

这种地方,只会出现建筑工人。

姜惜言拿了韩烨的手机四处照明,地上大多空旷,因此很快便发现角落那只银灰色手表。姜惜言本来是随意捡起来的,以为是某个工人落下的私人物品,没想到韩烨看到手表沉默端详了几秒,说:“这是我爸的表,上面有阴气。”

“你爸的表怎么在这儿?他一个公司领导应该不会来这种地方呀。”姜惜言把表塞到他怀里,“先拿走吧,上面有阴气就对了,至少我们没白来。”

下去的时候依然是韩烨先下,他站在窄木板上自然地朝她伸出双手,怀中大敞,显然是要让姜惜言跳到他怀里。

“你不胖,快跳。”

“……”

姜惜言在窗台俯下半个身子,一手勾着韩烨的脖子,一手攀着窗沿,生怕一个重心不稳两人一并落下。这种情况下的亲密姿势姜惜言并没有往心里去,倒是女人发丝轻轻扫来的那一刻,韩烨难得晃了晃神。

她的脖颈挨着他的下巴,领口间有股幽雅的淡香,随之升腾上来一股热气,不知是夜里她温暖的体温还是他呼出的几道热气,交缠在一起,如轻鸿一般吹过他枯寂干涸的心中某处。

金文杰等了快一个小时才看见两人平安归来,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连忙上前用手电帮他们照明。

“姜小姐,您看出什么了没有?”

姜惜言指着韩烨手里的那块表,眼睛紧盯着金文杰,道:“看到了这块表,烨哥说是他爸爸的,你陪你们领导来过这儿?”

金文杰接过表前后翻看了一会儿,确定地点点头:“韩烨说是那就没错了。上个月我陪韩总来这边看工程进度,那天晚上下了一整夜的暴雨,韩总也在这儿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回公司的。这表难道是被人偷了?”

韩烨打断道:“可能是忘了,他平时洗漱会把表摘下来。”

金文杰不太懂这块表和工人坠亡有什么直接联系,难不成所谓的女鬼其实是韩华生?这也太说不通了。姜惜言看了一眼正欲讨教的金文杰,淡淡笑了笑:“这表上面有东西,应该是那个女鬼留下来的。”

“女、女鬼?!”金文杰重复了一遍,眼皮都开始抖起来,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周围,轻声向她再次确认,“您没看错?真的是鬼?”

姜惜言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韩烨,心道不是我看见的,是你们领导的儿子看见的。韩烨天生阴阳眼的事也许连他家人也不知道,这种事放在普通家庭里,说出去可能还会被当神经病,况且他看上去就不像个容易吐露心声的人。

她默默背了韩烨这口“锅”,点了点头,有些犹豫道:“我想见见你们领导,就是烨哥的爸爸,可以吗?”

“这个当然没问题。”金文杰擦擦汗,让他找风水先生的人,本来就是韩华生,如今找到个靠谱的,他巴不得姜惜言赶紧把那个女鬼弄死,省的他大晚上还要在这儿提心吊胆。

姜惜言转头征求韩烨的意见,见对方冲她点点头,她露出一个轻松的笑来。

金文杰开车把他们俩送回了韩家,韩华生刚开完视频会议,听到管家说韩烨回来了,正在摘表的手一顿,脸上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韩烨在外面有套公寓,平时很少回家,这会儿都快十一点了,突然回来做什么?

心里再是奇怪,韩华生也吩咐人给他收拾房间,松着衬衣的领口出去,见客厅的沙发上除了韩烨以外,还坐着一个年轻女人。而他那个一直不苟言笑的儿子,似乎正和女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冷淡的脸上竟没有半分不悦。

儿、儿媳妇?

转载请注明:爱上奇闻,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 工地中的灵异事件(工地上经常有灵异事件)

喜欢 ()or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