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 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 23geci 暂无评论

1#

今天的这个故事,让我讲起来,其实有点想哭,因为去世的这个人,是小时候最疼我的表叔,至今,想到他死后的种种不甘,我都还会隐隐的心疼。

我表叔,在造纸厂上班,是个很本分的人,纸厂旁边就是电厂,我外公是电厂的老员工,以前在电厂有一套老房子,为了方便表叔上班,外公就把房子借给他住。

以前,厂里面的人都是每个月要发点粮油补贴的,每个月我表叔就会到家里拿粮油本去外公单位做登记。

因为年轻人都有丢三落四的毛病,那天我表叔到家里拿粮油本的时候,外公就特地嘱咐他千万要把本子保管好,掉了很难补。他答应我外公,还告诉他千万放心,才离开的家。

可是自从那天以后,我表叔就莫名奇妙的失踪了。

家里人四处都找遍了,也没有寻到踪影。

因为我舅婆当时和我表叔的关系不是很好,两母子在几天前大吵了一架,家里人就以为是不是因为表叔不高兴我舅婆,所以故意不出面的。

但是,亲人之间的那种敏感是种天性,家里人都莫名的心慌,总觉得他的失踪不是我们猜测的那么简单。

后来,一个多月以后的一天,造纸厂的打浆机运作不了,卡机了,工人没办法工作,只好把机器里的纸浆抽干了以后方便修机器。

结果,却在抽干的纸浆机里底部看到了一堆堆搅碎了的肉。大家应该看过菜市场的绞肉机搅猪肉的样子吧,纸浆机就是把树子搅拌成浆然后做成纸用的机器。

但是纸浆机里从来只放用作打浆的树木,不会出现肉类,所以当时工人们便好奇的去翻看那堆烂肉。

结果在那堆被搅烂的肉里,看到了我外公署名的粮油本,又知道我表叔失踪很久了,才通知了家里人,等家里人赶到的,看到那个粮油本和被工人们用黑布包裹出来的碎肉,家里人是不相信的。

我表叔1米78的个子,怎么样也不会变成一包碎肉的。大家都不愿意相信他已经走了的事实,而且还是以这样死无全尸的方式离开人事的。

我舅婆就哭的特别厉害,后来通知了家里的其他亲戚,亲戚们陆续到了,陆续去看了那个包着肉的黑布包裹,都不愿相信也不愿承认这个悲痛的事实。

可是当我外婆是最后一个赶到,看到那堆搅烂的肉,和那个完好的粮油本,一下就哭了,一边哭,一边叫他的名字,很奇迹的是,那堆不知道在纸浆里泡了多久的肉,居然应声流出了很多的血来。

当时我只有7岁。听家里人说,人死了,只有亲人到了,才会流血,即便是再烂再烂的肉,只要是亲人喊,他是会有感应的。

而我外婆是我表叔生前关系最好的长辈,外婆一哭,血应声而流,让大家不得不去接受这确实是他的尸骨的事实。

最难让人接受的地方在于,纸浆机连树棒子和人都能搅烂,却唯独没有把那个外公交代给他的粮油本搅烂。

当时外公就在一旁抹眼泪。他对外公有过承诺,所以即便他死了,也在去遵守。即使他被搅成了肉泥,外公的那个粮油本却还完好的存在。

所以,对于有些离开的不那么真实的亲人,老人们宁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不可解释的一个空间,而他们在那个空间里过着新的生活,会想念和保佑活着的人。

再后来,虽然他这种情况算是枉死的,还是按照该走的流程,办了葬礼,可是过程里发生了很多比较玄的事情。

不知道看官们有没有参加过葬礼,我们老家的风俗人死后要做法式,人死出殡前,每晚都要请道士或者和尚去给死去的人念经,要点灯,是给死去的人作为引路的,放在水晶棺的前面,还必须有个人去守,不能让灯熄。

灯息,亲人便会找不到轮回的路,也就意味着不能安息。

最开始,家里给他点长明灯的时候,随便怎么点,灯就是不亮,其实也就是普通的用个杯子或者碟子,里面放菜油和灯芯,用打火机点燃就可以了。

但是,就那么怪,随便谁去点,那个灯就是不亮,家里人就觉得,我表叔肯定心有不甘,或者是有什么心愿未了,或者更确切的说,他不一定是像大家以为的那样失足掉进机器里的,是不是有人把他给杀了的。

我外公也是老革命了,看到这种情况,无证无据,叫警察查,尸体也不知道是泡了多久的了,搅成肉泥的尸体,又哪里来证据,就只能嘴里念叨让他放宽心,安心转世投胎什么的话。

念了很多,最后才勉强把灯点燃,再后来就是按照流程的敲锣打鼓,念经,亲人告慰的仪式。

这样折腾了三天,因为是枉死的,所以要比正常死亡的人要多些步骤。

最后一天上山之前,那个主持仪式的大和尚用两块砖,一皮青瓦做了一个奈何桥,念完经以后要用法器把桥斩断,算是尘归尘、土归土,让他安心走的意思。

结果那个所谓的做的奈何桥,法师连续斩了3次,桥都没办法断,主持是知道他是枉死的,就又换了个方式做,随便怎么劈,不断就是不断,最后是没办法,只能直接把瓦片拿起来摔碎,算是仪式结束。

后来上山的时候更奇怪,我舅婆生了3个儿子,死掉的是大儿子,因为他死的时候并没有结婚,所以没有后人送终,就只有让我二表叔来替他端着遗像,最小的表叔给端着骨灰盒,遗像和骨灰盒都不重,2个20多岁的年轻男子,却怎么也拿不起来。

眼看着就要错过阴阳给测的入土的时辰了,我舅婆急的又哭了,后来外公急了,对着表叔的遗像和骨灰就是一顿昏天黑地的乱骂,骂着骂着,遗像和骨灰盒就拿起来了。我当时就被外公牵着,看着眼前神奇的一幕。

后来,到了公墓落葬的时候,因为表叔是意外死亡的,公墓不是按照他的心意早选好的风水位置,都是赶急让公墓的人找的位置,该落葬的时候,阴阳叫放,骨灰坛却怎么都放不下去。就像那个骨灰坛粘在我小表叔手上了一样,就是放不下。

后来我舅婆就对着骨灰盒问我死去的表叔是不是不满意这个位置,就说让他自己选个位置吧,就让我小表叔拿着骨灰盒把剩下的几个没出售的空的陵墓挨着挨着的试,最后在一个正对他家方向的墓地里,骨灰盒轻而易举的就放下去了。

事情过去了很多年,每每想起这件事的时候除了后怕就是满满的心疼,他想家,他舍不得离开,他用最后的意志表现得淋淋尽致,可是,我们却再也无法交谈,再也无法为这个家人做点什么了。

2#

这个故事是我朋友吃烧烤的时候给我讲的:

我师父的嫂嫂是做护士的,在他们县医院,有一年,有个病人得了肺癌,而且是晚期了。

但是家里穷,是农村的5保户,一直都是吃的低保,5保户就是没有儿女没有生活来源那种,但是,从他进医院等死开始,他就每天都往门口看。

我师父的姐姐当时是负责他的护士,每天看他一个孤寡老人,就觉得造孽,还自己在家做饭拿去给他吃,没钱的人,医院也就是给他个床位让他等死,等给他收尸。

结果看他每天只要到下午5点就往门口看,就好奇的问他看什么,他就说他在等人。

护士就好奇,问他等哪个,他说等他的儿子,护士就说你不是5保护啊,不是没有子女啊,老人就给他说他儿子10年前出去打工,遇到非典以后就失去联系了。

护士就说那你还等什么,那老头说他儿子会来的,结果2个星期以后的有天晚上,老头子特地给她打电话,求她回趟医院。

那天不是她值班,平时她是肯定不会回去的,家里小孩很小,也要她照顾,但那晚莫名的,她就回去了。

回去老头就给她说她的老伴来接他了,他等不到他的儿子了,然后把枕头下的一块手帕包的东西给了护士,里面是一个金的戒指和几百块钱,是他一辈子存的东西,叫护士转交给他儿子。

护士就说,东西虽然不多,但是老人一辈子的心,他儿子是失踪人口,咋个转交,不敢轻易的接。老头就说,我今晚过了3点就要走了,我儿子最迟后天5点就会到医院,你就信我一次,护士姐姐也就半信半疑的,接了他的手帕,心想要是他没死又还给他就是。

玄的事情就在第二天她去上班,就接到了老头子过世的消息,当时护士姐姐还哭了,想他的遗物咋个办哦,医院一般对这种5保户就直接联系火葬场送去烧了的,这个姐姐就起了个好心,就说停在停尸房,等到下午5点以后再去烧嘛,不用急这一会儿。当然县里面管理不是那么全面的,她拜托了点关系,也就等他停在停尸间了。

结果下午4点30就有个30多岁的男的到医院来找这个病人了,说是他儿子,最后他儿子从到医院交涉再到看到尸体,时间刚好是下午5点,护士姐姐捏了把冷汗。最后把老头子叫自己转交的东西给了奶个男的,男的哭的伤心的很。

事情也就过了,过来大概半年多,有天晚上,她老公值班去了,她一个人在家里带自己娃儿,那天莫名的心里不踏实的很,总觉得背后有黑影子跟着自己,又不确定。本来她是无神论者,自从经历了老头的事情以后,还是有点相信预感这个东西,就开着灯睡觉。

晚上就做梦梦到那个老头了,还带了个老太太,很慈祥的望着她,给她说他们记她恩情,必定会保佑她家人平安。

3#

再来讲大家讲几个小故事:

我们这有个兵工厂,同学的妈是在厂里搞化验的,和她一起的有一个男同事,他们每天一起工作,有一天,因为意外,他们做的实验的东西爆炸了,那个男同事当场死亡。

男同事有个要好的女朋友,以前是一起住在厂里的家属院的,男的死后,就女孩一个人在那里住,每天都以泪洗面,男孩的母亲就过去陪那女孩。

后来有一天两母女出去散心回家,在家里的床上发现了一条蜷缩起来的红色的蛇,女孩吓到不行,母亲就拿晒衣服的竹竿去赶那条蛇。

可是怎么赶蛇都不走,他母亲毕竟上了点岁数,还是懂些东西,蛇都是灵物,就问那条蛇如果是他儿子幻化的就点点蛇头。结果奇迹的是,蛇真的点头了,两母女又怕又哭,后来就让那条蛇和他们一起生活了。

可是时间久了,母亲发现女儿的身体越来越差,后来还进了医院,就去找人问了问,大神告诉她,毕竟人鬼殊途,呆一起久了对双方都不好,还是回家请着走了吧。

后来,母亲回去就告诉那条蛇,知道他是孝顺,知道他是舍不得我们,可是毕竟人鬼殊途,小莉现在病成这样了,总是不好的。

你还是该去那里去哪里吧,后来蛇像听懂了一样,围着整个屋子游了一圈,最后望着母亲,然后自己就游走了。

所以说有些东西是有灵性的,千万别随便的杀害。

4#

下面这个故事提醒大家走夜路的时候一忌讳回头,二忌讳跟着不认识的前面的路人走,这个故事发生在我前任的爸爸的身上。

我前任的爸是个我们这边一个化工厂的工人,自己的亲爸是在贵州六盘水那个地方,因为亲爸的姐没有生育,自己家里的儿女又多就抱养给了自己的姐姐。

从小,不是亲生的肯定不会像对待亲生的那般照顾到家,他爸身体一直很不好,现在还是癌症病人,可是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下夜班走夜路,七几年的夜路不像现在的夜路通宵都有路灯给人亮着,整个路面漆黑的,掉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那晚他也像以往一样下班回家,一个人在路上走,可是那晚他就是心里特别的害怕,一种莫名的惧怕,一路上他就想看看有没有同路下班的人一起回家。

结果走了好长一段,终于看到前面有个黑影提着个纸灯在前面走,他就加紧了脚步想跟上去找个伴一起走,结果走进一看,是一群送葬的队伍。

吓到他不行,而且那群人都是面无表情的在走,他从旁边经过,没有任何人望他一眼,他吓的撒腿就跑。回家以后就大病了一场。

我发现每个遇到了这种事的人都会生病,为什么呢?

5#

最后给大家写一个孙二姐帮人还愿的故事:

先介绍一下我信的这个神婆,其实说她是神婆并不对,她不是专业的神婆,她就是我们那边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全家都是靠耕地为生的,自己有三个女儿,女儿又生了两个女儿。

现在她就是耕地、帮女儿带小孩,副业才是帮人看蛋算命。我问过她,怎么突然开始帮人做这个事情了,又怎么会看的那么准,她说是机缘,问她什么机缘,她都不会说。

当时我去还愿,因为最近在给大家写故事,所以就问她帮那么多人看蛋,有没有什么稀奇的事情,本来是想给大家拍了照片,传给大家看,她请神啊,念的口诀啊,做的动作啊什么的,但是她说我拍回来了不好,这些东西拍不得,拍了的话就会送不走,所以也就没敢拍。

因为她以前看阴蛋是特别的准的,但是后来却只帮人看阳蛋了,你叫她帮你看阴蛋,多给她钱她都不会愿意,还会给你说,阳蛋和阴蛋是一样的,她能在蛋上看见的都会告诉你,又何必去看阴蛋。

后来和她聊天,就问她是不是因为看阴蛋太损自己的元气了,才不看的,她就把下面的故事讲给我听了,现在分享给大家,真假我不知道,只是作为分享。

她说,2010年的夏天,正是最热的那几天,有天早上一大早就有人上门来找她下阴,本来农村人起床都是比城里人早的,但是那天那个找她的人是在她起床之前就到了,等了她很久。

她女儿当时还骂说现在的城里人都疯了,一天到晚为了迷信的事情心还真够诚的,她自己就觉得自那人叫她名字开始,感觉就不怎么好,总觉得会出什么事,但是算命的不能自算,看蛋的不能自看,所以,也就忐忑的起床去见这个人。

见了那个人,不用算命的看,任何一个正常人看他都会觉得那人清风黑脸的,看上去就知道不是病入膏肓就是快病入膏肓的那个状态,反正看着就很不舒服,黑气压脸,那人来就表明了来意。

想赶到第一个去走个阴,因为一般第一个看的,都看的是最准的,人不多的时候,看蛋的也就说的比较多、比较全。

她把那人带去她看蛋的那间屋,然后就像以往的步骤一样叫那个人报生辰八字和家庭住址。报了以后她就开始点香点油灯,可是那天的香换了3次香都点不着,油灯点着了却烧不亮。

她觉得事情不对,就给那人说,她不帮他看了,这一天都不看蛋了,香点不着是大忌,叫那人回去。

那人死磨烂缠了很久,她还是没有帮那人看,最后那人就欣欣然的走了。

那人走了以后,她又试着去点了香,一点就燃了,她自己都说她看了那么多年的蛋,还是第一次遇到那么奇的事情。她就特地嘱咐她女儿,这3天都不帮人看蛋和还愿,如果有人上门找,就说她外出了。

后来事情过了一个多星期,也是一天早上,也是他们还没起床就到了,到了就在院坝里叫她的名字,她也没多想,也就起来了,也是来找她看阴蛋的,她就收拾好,带着那女的去了看蛋的那间屋。

问了生辰和住址,点香点灯,她就开始帮那女的走阴了,她说他们走阴说的走的那些殿,可能听的人不信的人都觉得是骗人的,但是她在走的时候就真的是魂在往下走。阴间,一共有十个殿,每个殿有每个殿掌事的人,就跟阳间很多个局一个样的,每个鬼差都有他的职责,有看门的,有看魂的,有守花树的,有管姻缘的,她说她的技术还达不到进阎罗殿的程度,她能看的也就是被扣在鬼差手里的魂,和走丢了被小鬼引走的魂,还有那些有主有家的魂。

她说看那个女人的阴,是她走阴走那么多年最乱的一个阴,到了下面以后想找她的人特别的多,有老人有孩子有中年,还有一个几世的冤孽。

她所谓的走阴其实就是帮阴间和阳间建立一个沟通的通道,让那些想念亲人的人打不了梦的可以通过她把想法告诉儿女,也可以让那些一直缠着人的冤孽告诉人他的想法,然后化解。

她说最奇的事情是她在这女的的阴蛋里看到了一周前来找她的那个男人,还是一样清风黑脸,不过一周前是人,现在却是在阴蛋里看到的。

而且那男人的四肢被很多手抓着,一直往下拉,她就赶紧问那女的,是不是家里有人重病快不行了,

那女的就说是,她又问那女的是不是打过胎而且不止一个还有点多,那女的也说是,最后她看到了一个一脸是血的人,现在蛋上,全是冤屈,就问那女的是不是她害过什么人还把人害死了,那女的开始一直犹豫没回答,她就又问了一遍是不是,如果不说很多问题是解决不了的,也告诉了那女的,她的蛋很乱,那女的才答说是。

孙二姐通过蛋问了那个冤死的魂,是不是有冤屈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这个问蛋的人做的,那冤魂就说要她全家陪葬,孙二姐就告诉那冤魂,怨气不消,不得转生,即使要了人的命,你也得下地狱,可是那冤魂就是不听,还是执意要那人全家的命,孙二姐没办法,只能把实话告诉了那女的。

那女的当时就吓哭了,孙二姐看她哭的可怜,就又去找那魂,问可不可以收了那男人的命,祸不延害全家,自己也少背杀孽,你要什么,我能办的,都给你办,结果那冤魂不答自隐,她就再没找到那人的魂了。

她说她走阴那么多年,遇到的这是最奇的了,不知道有多大的怨气未消,她自己和冤魂接触久了,自己都觉得人虚,回蛋以后她就告诉那女的,蛋钱她不收了,回去给她男人准备后事吧,自己出门多加小心,如果家里有孩子,送去寺庙里住段时间,看能不能帮孩子过了这个劫。

那女的哭着跪着求帮忙求一求,再还一还,孙二姐很无奈,她说她的能力是有限的,遇到这种也是她看蛋那么多年第一次遇到的,所以她也无能为力,世间都是讲的因果循环,做事的时候考虑清楚,要了别人的命,别人怎么会甘心,他不报应给你们,日后你们都会有恶报的,然后就让那女的走了。

那女的走了以后,那一整天她看蛋都不在状态,而且每次下阴都会看到那个冤魂,都是一脸怨毒的看她,后来她就再不看阴蛋了,她觉得有些东西还是规避了比较好。

我当时也很好奇,就问她没问那个鬼是怎么被他们害死的么,怨气大到想报复她全家了。

孙二姐说他们看蛋的是有规矩的,最忌讳的就是问离世的人死因,还有不问来人原因,知道的多了,对任何人都不好。听她这么说,我也就不敢再多问了。

这个故事我是听她讲的,真实性有待考量。大家当故事看也可以,反正我信因果,多做好事少做恶。

(转载自天涯,作者Lin不乖的乖,侵删)

转载请注明:爱上奇闻,一个很神秘的地方 » 肺癌 灵异事件

喜欢 ()or分享